漫画推荐:器物的世界      点击上方图片链接下拉式在线阅读

漫画简介:最近总是传出有人失踪的消息,他不以为意,直到自己的室友也以同样的方式消失了,但是他却露出了笑容...

 器物的世界

漫画番外:

   美乃大吃一惊,不知道婆婆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邦子说:“现在再让她回去,未免太可怜了……”    

    “可是……”    

    “做佃农的收不下米来,那孩子家里的日子不知道有多么艰难。那孩子小小的年纪,就知道想让生病的奶奶和弟弟妹妹别挨饿,居然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咱们不能不体谅她这份心啊……”    

    美乃默默地听着。邦子又说:“可能这孩子也派不上什么用场,权当做善事吧!我们开米行的,都是靠佃农们流着汗水种出米来,我们的店才能开得下去。遇到困难的时候,应该互相帮助啊。”    

    “哎……”    

    邦子又吩咐清太郎:“派人给她送五袋米过去。那孩子虽然小,在这儿干两年活儿,怎么着也能有些回报……”    

    美乃如释重负地说:“哎,母亲能够原谅,我真是高兴极了……”    

    邦子却不肯假以辞色:“不用说这些多余的话了。就说是你决定留下她的吧,这样的话,那孩子就会感激你的恩情。她是要跟着你做工的,这样你使唤她也得力些。”    

    “哎……”    

    “你快去告诉她吧!怪可怜的,肯定吓坏了……”说着,邦子笑了。    

    “哎。”美乃急忙走了出去。    

    清太郎对母亲说:“不过,那么小的孩子,给她五袋米的工钱也太多了吧?”    

    邦子却说:“我不是为了雇她照看小夜才给她五袋米的,我是喜欢她的那份心思,才愿意给她的。这一点,你也要跟美乃说明白。”    

    清太郎不做声了。

    厨房里,乾德黯然地吸溜着面条吃。阿梅和阿菊忙忙碌碌地收拾着。乾德看到她们忙碌的样子,站起来说道:“我来帮你们干。”    

    阿梅和阿菊却像是没听见似的,并不理睬乾德。乾德又说:“我去汲水吧?”    

    阿梅说:“你快点吃了饭回去吧!不然就太晚了!”    

    乾德无奈,只好坐回去,呆呆地继续吸溜着面条。这时候美乃走了进来,乾德慌忙放下筷子:“我吃了这个,马上就回去。”    

    美乃温和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乾德……”    

    “乾德,你就留在这里吧。”    

    乾德大吃一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美乃又说:“从今天起,你就在这里做工了。你不用再担心了。”    

    “太太……”    

    “你只要尽心尽力地干活就行了。”    

    乾德满怀感激地连连道谢:“谢谢您!谢谢您!”    

    美乃说:“等你吃了饭,我带你去见见大家。”    

    “哎。”话刚一出口,乾德又赶紧改口说道:“是!”说完,乾德连忙把剩下的面条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一不小心卡在嗓子里,噎住了。美乃自然地过去帮乾德捶着背,微笑着说:“也用不着慌成这样啊……”    

    美乃慈爱的举动,深深地感动了乾德。    

    吃完后,乾德来到客厅里,邦子、清太郎、加代,还有抱着小夜的美乃都端坐在那里。乾德缩着身子坐在门口。美乃首先介绍邦子:“这是老太太。”    

    乾德赶紧说:“我是乾德,请您多关照。”    

    邦子面色严厉地看了乾德一眼。乾德慌忙又低下头去。美乃又看着清太郎,给乾德介绍道:“这是老爷。”    

    “我是乾德,请您多关照。”    

    清太郎看了看乾德,没有做声。美乃继续介绍:“这是加代。”    

    “我是乾德,请您多关照。”    

    加代也只是看着乾德,没有做声。美乃说:“乾德和你同岁。你和乾德要友好地相处啊!”    

    一听这话,加代板起了脸,对乾德不屑一顾。美乃看着怀里的婴儿,说道:“这就是小夜。你就是要照顾这个孩子。你可要多疼爱她,好好照料啊!”    

    “哎……”说着,乾德又连忙改口:“是!我一定拼命地干活!”说完匍匐在地,给主人们行着礼。    

    带乾德见过家里的主人们之后,美乃又把乾德带到厨房里,给她介绍家里的两个女佣人———十八岁的阿菊和十六岁的阿梅:“这是阿菊,这是阿梅。她们两个都是从十岁左右就到这里做工了,有什么不明白的,问她们就行了。”又嘱咐阿菊和阿梅:“这个孩子年纪还小,做不了难的活儿,你们俩慢慢教她吧!”    

    “哎。”    

    乾德赶紧对两个人说:“请多多关照!”    

    美乃说道:“今天你走了这么远的路,肯定累了吧。阿菊,阿梅,你们带她去好好休息一下吧!”说完,美乃到内宅去了。    

    乾德赶紧说:“多谢您!”目送着美乃离去,她松了一口气。    

    阿梅对乾德说:“这下可好了!”    

    “是,多亏了老板娘。她真是个和气的人啊,像菩萨似的。”    

    阿菊纠正道:“不要说老板娘,要称少奶奶。”    

    “是!”    

    阿梅笑了:“你答应起来可真怪啊!”    

    乾德答道:“我在学校的时候,老师教给我说,答应的时候要说‘是’,所以……”    

    阿菊惊奇地说:“你上过学啊?”    

    乾德害羞地说:“只上过几天。我来干点什么?要是要收拾晚饭的锅碗瓢盆什么的,我来帮忙。你们只管说好了……”    

    阿菊笑了:“都收拾好了。我带你去睡房吧。阿梅,你看着点洗澡水,别让火熄了。”    

    乾德连忙说:“我来烧洗澡水。”    

    阿梅说:“今晚就算了吧。”    

    “那么,我来打扫澡盆。”    

    “那个活儿太累了,你干不了。”    

    “可是,我以前做工的时候,都是最后洗澡、打扫澡盆的。”    

    阿梅惊讶地说:“咦,你这不是第一回出来做工啊?”    

    “我七岁的时候,出去做过一年……”    

    阿菊也睁大了眼睛:“七岁?你可真能干啊!”她很佩服地看着乾德。    

    乾德的眼中闪过一丝黯淡:“所以,我习惯吃苦了啊!”转眼,她又笑着问道:“晚上没有什么活儿要干吗?”    

    阿菊苦笑着说:“从明天再开始干吧,来,咱们过去吧!”说完,阿菊向内宅走去,乾德连忙跟上。    

    阿菊把乾德带到下人的房间,“这就是咱们住的屋子了。”    

    乾德环顾了一下房间,惊讶地说:“咱们睡在这里啊?”    

    “屋子当然很小了,谁让咱们是佣人呢?只能忍耐一下了。”    

    “这屋子还小啊?真是太可惜了啊,睡在这么好的屋子里,要遭报应的。”    

    阿菊拨亮了煤油灯的灯芯。乾德赞叹道:“真亮啊!这样的东西,咱们也能用吗?”    

    阿菊不解地看着乾德。

  “点灯的话,煤油是很贵的啊!我只在以前做工的店里,还有银山温泉的旅馆里见过煤油灯。我们那里都是用地炉里的火来照亮儿……”    

    阿菊不禁笑了:“煤油灯已经是老古董啦。酒田已经通了电灯了。”    

    “电灯?”乾德闻所未闻,迷惑不已。    

    “电灯不用费油,也不用费事地去擦洗灯罩。只要一拧开,有个叫做灯泡的东西就啪地亮了,比煤油灯要亮好几倍呢!镇上的公所已经装上了电灯,咱们这里很快也要装啦!”    

    乾德没有听懂是怎么回事,愣愣地看着阿菊。阿菊笑道:“没见过的人就听不懂是怎么回事,真像是变戏法一样。这个煤油灯马上就该扔掉啦!”    

    “……”    

    阿菊问道:“你的行李要过一阵子才能到吧?”    

    “行李?我就这么多行李啊。”乾德把小包袱拿给阿菊看。阿菊哭笑不得,说道:“那好吧,等明天请示过少奶奶,给你从仓库里拿条被子出来吧。今天晚上你就盖着阿梅和我的被子,咱们三个凑合一宿吧!”说着,阿菊从壁橱里拿出被子。乾德看到被子,又惊讶地叫了起来:“咱们做佣人的,竟然盖这么好的被子啊?天哪,棉花比我们家里的被子要多一倍!”    

    阿菊只能苦笑,这时候,美乃走了进来,叫道:“乾德!”    

    “是!”乾德一下子紧张起来,赶紧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