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推荐:掌心之花     点击上方图片链接下拉式在线阅读

漫画简介:前世与小姐有缘无分的爱情,让我遗憾终身, 今世的我一出生便富甲一方,我决心要在这一世以刘汉纳的身份掌控自己的人生。 某一天,我这个可怜的男人,突然陷入了闵宇宙的魅力之中? 难道你就是小姐转世吗……

 掌心之花

漫画番外:

    大叫一声:“好酒!”也不等太监尝从昱涟手里抢过勺子就舀了一勺,不等昱涟开口一口就下去了,端着勺子脸红脖子粗的差点没喷了,眼睛瞪的溜圆!旁边的太监吓得差点就要喊护驾了!这时候鲁二把酒咽下吐了一口酒气:“好酒,真烈啊!这酒不错,以后按这么大的坛子一个月送宫里一坛子!”…,


    昱涟拱手应是然后欲言又止,鲁二说道:“怎么?酿不出来吗?有什么事说!”昱涟拱手道:“回禀父皇,酿倒是酿的出来只不过这酒太烈,少喝活血化瘀,多喝易醉,宿醉最伤身体,儿臣劝父皇莫要贪杯,最好泡一些人参在里面!”


    鲁二点了点头:“孝心难得,当赏!说吧,要什么?”昱涟:“不敢!若是父皇想给,就给儿臣写两个字吧,儿臣家将娘舅家酒馆要开张还请父皇赐一块御酒的牌子,以后宫内酒水儿臣便包了!”


    鲁二哈哈大笑:“到底是个不吃亏的!”随手拿起大笔在宣纸上写下御酒两个字!“说吧!你把钢厂建到你的食邑上了,想要什么?那可是五百亩!准备挖什么坑呢?”昱涟叫屈到:“儿臣哪敢呀!我那食邑只长石头不长草可怜那几十户人家还得靠我的接济才能活。。我这不正研究赚点钱吗?”


    鲁二长叹:“也莫要怪朕给你的食邑不好,正如你诗里写的那样,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啊!朕也无良田可封啊!”昱涟点了点头:“所以儿臣想赚点钱!”鲁二斥道:“不要老想着与民争利!难道朝廷的俸禄养活不了你?”


    这时候长乐在一旁接话:“哎!父皇,昱涟就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天天惹父皇生气,那天儿臣算了一下,昱涟的俸禄已经罚到贞观十二年了!”


    鲁二听这话老脸一红!昱涟暗叫一声:干得漂亮!昱涟怕鲁二恼羞成怒连忙说到:“儿臣知道的,肯定不会与民争利。 。父皇你想,十贯钱一瓶的香水,一贯钱三斤的御酒哪样是民能买的起的?”


    鲁二指了指那一大坛子酒,一脸疑问。那意思就是说:这玩意一贯钱三斤?昱涟点了点头。鲁二点了点头:“倒是不贵!那香水是什么?”


    鲁丽质拿出一瓶香水:“父皇,就是这个!香的很哟!撒上几滴能一天香香呢!”鲁二看了看:“就这?十贯钱?”长孙点了点头:“十贯倒也是不多!”


    昱涟又说到:“母后,这次来一个是给您敬献香水,一个是想纳香水收入四成的利润入内库供母后花销!”长孙点了点头:“倒是有心了!到时候本宫会派一个内侍去你店里看着利润!”昱涟拱手作揖:“谢母后!”


    要说这和聪明人办事就是容易。狂鬼归来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这边昱涟还没说完那头长孙已经明白意思了,到时候内侍坐镇,谁敢捣乱?一看就是宫里的买卖,有点儿心的巴结还来不及,捣乱?呵呵!没见偌大的后宫美好的如同画一般?


    鲁二一看内侍就能换四成利润,于是问到:“昱涟,那酒馆挂朕的亲笔匾额你准备上多少税啊?”昱涟说到:“回禀父皇,酒水的利润不多,儿臣准备拿出一成以太子殿下和公主的名义开一间医馆,平常给穷人看看病不收钱,只收少许的药钱便可,所有资费都从这一成利润里扣除,另外最多拿出一成利润交赋税,因为酒水利润确实不多,而且酒水的利润不在这里,而在草原!儿臣和蜀王魏王正研究一条计策来打击草原,这里才是酒水的利润点!”…,


    鲁二点了点头:“想法不错!但是一成利润够医馆建成吗?”昱涟得意洋洋的说到:“足够了,若是草原事成,建个十间八间都够!那都小钱!”鲁二问:“那这酒成本几何?”昱涟摇了摇头:“没太细算,大概成本在一百文一斤左右吧!”


    鲁二瞪大了眼:“三百文的东西你卖一贯?奸商!大奸商!”昱涟叫到:“这不都是穷闹的嘛。。儿臣即使不为自己想也得为公主想想吧!总不能像魏征似的,老鼠去他们家都含着眼泪出来吧!”


    鲁二哪听过这笑话,笑了一阵:“真是个皮猴子!说吧!你那个香水成本是多少?”昱涟偷偷摸摸伸出一根手指,这时候皇后大叫:“一贯!!”


    昱涟说:“成本不重要。 。主要是母后用的东西没有十贯哪能配得上?”皇后说到:“那也太……”鲁二笑着摇了摇头:“观音婢,你没看那皮猴子在强调成本不重要吗?而且你说成本一贯他根本就没还嘴,成本肯定不是一贯!”


    皇后眼刀唰的一下瞥了过来:“嗯?!”昱涟偷眼观瞧。狂鬼归来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低声说到:“成本大概在一百文不到!”“滚!”


    昱涟回头望着宫门,揉了揉屁股!回头说到:“哎!此地大凶,伤财!伤屁股!”最后香水店皇后派一个内侍看店,得利润五成,还被鲁二踹了一顿屁股,并且告诉他:不许与民争利!最重要的是昱涟的俸禄要到贞观十五年才能领到!


    ,


 五十六章 大唐什么最重要?人才!


    昱涟回到小院以后发现二丫正在门口坐着,门窗都敞开着,老远就闻到了一股海棠花的味道!一会儿四大丫头一个个扭扭捏捏的走过来


    昱涟一拍额头:这个家没法待了!“你们是那香水泡澡来着吗?尤其你~对就你!二丫,你是不是把你那五瓶海棠香水洗地了?”


    二丫偷眼看着昱涟,伸出了两根手指,“用了两瓶?”二丫摇了摇头:“还剩两瓶!”


    在看四大丫头,一人一股花香味儿熏的人都出不来气儿了!这是用了多少香水啊!


    正房苏咬金也面临这这样的问题,满屋子的香味儿,只不过昱涟这里是海棠味儿的,苏咬金那边是玉兰味儿的。


    “啊嚏!真娘贼!这是捅了百花殿是怎么的?怎么这么香?”崔氏连忙搭话:“这不是吗?鸿儿做了些香水。。给皇后娘娘送去了一些,剩下的都孝敬我了!”


    苏咬金揉了揉鼻子:“这也太香了!怎么住人啊?”崔氏不好意思的说:“送香水的夏风倒是说这东西几滴就可以,我以前也没用过啊,一不小心就倒多了!”


    苏咬金摆了摆手:“好了,今天这屋是不能待人了,住厢房吧!让丫鬟准备点儿热水夫人你洗洗换一身衣服吧,看看味儿能不能下去点儿!”说完苏咬金打着喷嚏进了厢房……


    昱涟的处理办法几乎是和苏咬金一样。 。打发二丫和四大丫头洗澡,顺便收拾厢房,到了厢房才发现~自己的那身铠甲被四大丫头当镜子用了!我天!铁甲寒光映蛾眉吗?


    第二天苏咬金上朝才发现自己貌似和皇上撞味儿了,淡淡的玉兰花味儿!俩人相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昱涟按先前说好的,去给尉迟恭送酒每坛十斤的高度酒昱涟抱着,骑着马悠哉悠哉的就去了尉迟恭的家,到那里把酒交给门房也没进去就走了,门房抱着酒往府里走正碰见宝林宝琪俩兄弟。


    宝林问:“拿的什么?”门房站定说到:“刚才苏驸马爷给老爷送的酒!说自己还有事就先走了!”宝林一听:“酒?什么酒?拿来!给我得了。狂鬼归来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你回去吧!”


    门房点头应是,把两坛酒递给了两位少爷回去了!这哥俩一合计,昱涟送的两坛呢!整一坛尝尝……


    这边昱涟叫来苏财吩咐到:“蒸馏器在打五十个,放到酒庄力酿造高度酒!在寻个店面准备卖酒!看见没~御笔亲书的牌匾,我可是用两成利润换来的呢!”


    苏财道:“好啊,这可是好东西!”“东西好也烫手,两成润啊,一成是赋税一成在旁边办个义诊医馆,名头是太子殿下和长乐公主的,贫苦人看病不要钱,药只收成本价便宜的药不收钱!不怕赔钱,就怕赔的不够多!名头打的是太子殿下可不能省细,莫出了龌蹉!这个一定要盯紧,不要怕赔钱不要弄坏名声,用好医,用好药!”…,


    苏财连连点头,昱涟又说:“到时候别忘了给宫里送酒!蒸馏好了以后等我造个量酒器测试酒精度数!宫里只送三十到五十五度的酒!度数越高酒越烈!”


    苏财点头!昱涟又想了想:“还有一件事得快点办,就是在胭脂水粉店附近找一个店面,这个店面是和宫里合开的,四成利润入内库,到时候皇后会委派一个内侍来看店面,不用理他,账面清楚就好,若是他敢动歪心思就跟我说,我去宫里找皇后娘娘!另外你在找几十个做香水的丫鬟婆子,在找点货郎去收鲜花,只要香就行,每斤给十文钱!”


    苏财回到:“别的好说,这丫鬟婆子还是叫内院管事荷花比较好,她知道什么人手脚勤快而且本分可靠!”昱涟点了点头:“那行!一会儿我去说!香水作坊最好找一个邻近的院子。。省着在院子里农的乱糟糟的,还有最好多买几套院子,以后买卖多的是先预备着,有备无患!”


    一件件一桩桩的分配下去,苏财一一记住,然后执行!直到此刻昱涟才知道作为家族的人是多么幸福,什么事情发话下去就好,家族培养的人才会帮你把漏洞一一补上。


    若是暴发户比如侯杰,找个可靠的账房都难,比如尉迟恭铁匠出身,昱涟让他找半个月的人,皇上允许,自己知道是出彩的事,可是找了一群人一个识字的都没有。


    因为识字的根本就看不起他们。这就好比刘备,张嘴大汉皇叔,结果一路跑。 。一路败,还有那么多忠心耿耿的保着他,你让他说草鞋匠人刘玄德试试?还保你!不给你个大嘴巴子就算积德了!


    昱涟想着去了主院去找崔氏借荷花来!通报一声进了主院,整个院子一股子玉兰花味儿!昱涟一想:得!又一个使劲儿用香水的!到了正堂昱涟见过礼以后坐下。


    崔氏开口问道:“鸿儿可有事情找阿娘?”昱涟道:“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和宫里皇后娘娘说做香水,皇宫内库要四成利润,咱们负责做到时候皇后娘娘在店里放一个内侍看账!”


    崔氏暗道一声:可惜!上次家主还想让自己看看昱涟这里有什么合作的事情没有呢,香水是个好买卖自己还想问问呢。狂鬼归来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虽然不大至少是个开始不是!这一听皇后插手就没法上前了,谁敢不给皇后面子?


    崔氏笑着:“这倒是个好事,那鸿儿可是遇到困难了?”昱涟挠了挠头:“难倒是不难,大事小情的都有苏财帮衬着,只不过香水毕竟是女儿家的东西,我说找点丫鬟婆子的苏财说这事儿阿娘身边的荷花最在行!所以我就过来了!”


    崔氏道:“这算什么难事!荷花,你也听见了!说说吧!”荷花上前一步行礼道:“人倒是不少,听少郎君的意思是越早办起来越好,找现成的有点问题!就是以前府里放良婚配别居的大丫鬟,前几天我还看见秋红姐去卖刺绣呢!带着一个孩子穿的不那么体面,料想过得不是太好!只不过雇他们就得拖家带口的,这合用不合用还请少郎君拿个主意!”…,


    昱涟思量了一下,问到:“人可靠吗?咱们的香水秘方可是要靠得住才行!”荷花连忙说:“当然可靠,本来就是府里的人,这婚配时候老爷夫人心善给放了良,虽然嘴上不会说什么,心里这情分可记着呢!”


    崔氏笑呵呵的说到:“就你嘴甜,等你若有看得上眼的,夫人不但给你放良。。还给你个大大的嫁妆!”荷花这边连忙行礼:“荷花谢夫人大恩!”


    (这时候按电视来就该荷花不想嫁人只想伺候夫人一辈子!小鬼告诉你,这是个坑!要敢那么说:哎呦!不嫁人?你想干嘛?爬老爷的床吗?……)


    昱涟忽然反应过来。 。这是唐朝,若是敢背主是会混不下去的,别说一个小小的良人,吕布又如何?三姓家奴!错就错在他是认的干爹!要说投到谁的门下,刘备何止三姓?


    昱涟起身:“那就这么定了,尽量多叫点人,家管吃管住,男的给四十钱一天。狂鬼归来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女的给三十五钱一天,做的好了有赏钱!每个月有一天的假若是父母年岁大行动不便也可以带来照顾!”


    荷花连忙行礼:“少郎君多了,钱给多了!”崔氏抬手制止了荷花:“少郎君给的你就接着,告诉他们是谁给的,多多用心做事,有的他们赚的!”荷花连连应是!


    昱涟拜别了崔氏,回小院研究测量酒精度数的浮漂去了……


    ,


 五十七章 杜如晦


    昱涟这几天过得相当的悠闲,看看香水生产,看看酒产量,想遛马了跑一趟钢厂,一切都不用昱涟操心,安排的井井有条。昱涟只负责逗逗武二丫,和三五好友聚一下就好。


    现在一群官二代都找昱涟,不是因为别的,因为现在御酒没开始发卖只有昱涟这里有,要说这事儿怎么传出去的还得说昱涟送到尉迟恭那里那两坛酒!


    昱涟送的酒被尉迟宝林劫走以后回到屋里俩人便开了一坛,看酒晶莹剔透酒香四溢当时哈喇子就下来了,俩人你一碗我一碗的开喝,毕竟这是高度酒啊,俩人没一会儿就醉了。


    一直到尉迟恭下朝吃饭才找到这俩小酒鬼,要说这倒霉不用催,俩人睡觉翻跟头打把势的把酒坛蹬倒了。。整坛的摔细碎,半坛的倒在地上只剩一碗。尉迟恭一推门,一股酒香熏的尉迟恭大叫一声:“好酒!”


    在看这俩兄弟的造型,料定酒是没了,不死心的倒出一碗来一口闷了,才发现这几年自己喝的简直就是泔水,越是想越是气,本来有两坛,让这俩货糟蹋了,踹了两脚就走了,告诉官家,等他们酒醒了把这俩小兔崽子吊起来抽!


    结果抽也抽了,酒也没了!这俩煤球就认上昱涟了,还是奉爹之命!套近乎请客,就俩字:要酒!那边尉迟恭跟苏咬金在朝堂上就开始要了。


    只不过当时苏咬金不知道自己酒坊已经面改造了,但是苏咬金多精啊,三两句话套出了实情,尉迟恭不但酒没要到还多了一帮竞争者!


    苏咬金到家以后喝了一口大呼好酒!随后问清了事情的经过。 。知道皇上亲书的御酒二字牌匾,哈哈大笑:说昱涟是我家麒麟子!


    昱涟所酿高度酒未卖先火,现在群臣若是家里没有御酒你都不好意思请客!昱涟看准时机开始发卖,并且每人限购两坛,每坛一贯。


    长长的队伍往往排到静街鼓响起,人们才慌乱的散去,不说现在外面一坛御酒炒到多少钱光是占位排队的每天都有二十文钱拿!排到另算!刚开始也有不开眼的想以势压人但是抬头看了看那个御笔亲题的御酒二字立马把那些念头打消了,而改套近乎拉关系希望能多拿一些酒,甚至有人喊出钱不是问题这句话来!


    而这群官二代有了一个新的经济来源。狂鬼归来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就是在昱涟这里拿御酒然后发卖,而且这是昱涟告诉他们的,说是要他们练练手,将来要做大事的。


    这天昱涟刚要出门忽然苏咬金进来,拉着昱涟就走,边走边说:“快走去莱国公府!老杜病重!可能快不行了!”


    昱涟一慌!可不是!贞观四年了,杜如晦可不就是今年病逝的!昱涟连忙跟上,杜如晦一个睿智的长辈,虽然没有见面但是昱涟和杜构相交莫逆,杜构和昱涟交谈中得,知杜如晦对昱涟评价相当高!而且对于昱涟操办的事情鼎力支持,可以说若没有杜如晦在后面给杜构和昱涟支招补漏昱涟绝对成功不到这种苏度,简直开挂一样算计的各大世家鸡毛鸭血,最后昱涟听苏咬金说兰陵萧氏等几家都是老杜请去的!…,


    昱涟这几天正准备找个由头去拜访顺便感谢一下这位宽厚睿智的长者,没想到!